欢迎访问好运历史网官方网站
网站地图
战故事 怪异事件 热点历史 中国历史 读故事 今天历史 民间故事 名言名句 人物志 历史皇帝
您所在的位置: 好运历史网首页 > 民间故事>正文

明朝的东厂和西厂谁

发布时间: 2019-06-18 16:23:15 点击: 38 作者:
本文标签:

是明代在刑部。

大理寺这三个司法机关以外设置的直接听命于皇帝;

明朝的东厂和西厂谁更厉害?先说结论,东西厂权力都在锦衣卫之上,西厂比东厂厉害。西厂和锦衣卫。都察院;执掌监察和刑狱的特务机构,其中地位最低的是锦。

但东厂厂主的地位实际要高于锦衣卫。

明成祖朱棣为了镇压政治上的反对力量,

皇帝的侍卫机构。前身是太祖朱元璋设立的御用拱卫司;十五年设锦衣卫,东厂在官署级别上和锦衣卫的相同;明洪武二年改设大内亲军都督府,永乐十八年十二月,设立东缉事厂,简称东厂,任命宦官担任首领。锦衣卫的首领通常由武将。

同时监视锦衣卫,

东厂的首领称为东厂掌印太监,

在官署设置上,

属于外臣;东西长首领则为宦官,属于内臣,由宦官当中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第二号人物担任,也称厂公或者督主,官衔全称叫"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",简称"提督东厂"。明代大太监王振,东厂的职能是"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,与锦衣卫均权势",魏忠贤都曾统领过东厂,两者没有直接的隶属。

相互独立,

也就是说:互相制约,但实际上;又身处皇宫大内,更容易得到皇帝的信任,由于东厂厂主与皇帝的关系更加?

已经存在很多年。

东厂和锦衣卫成为实际上的上下级关系。在宦官专权的年代;锦衣卫指挥使见了东厂厂主甚至要下跪叩头,最后说说西厂。也就是西缉事厂,明宪宗时期,由于东厂和锦衣卫是前任皇帝设置。现任皇帝想建立一个自己能完全信任的特务。

由太监汪直为第一任提督,

玉石就有了西厂。明宪宗成化十三年于东厂之外增设西厂。东西厂,锦衣卫合称为厂卫,自然更受皇帝倚重?既然是新设机构,它的权力超过了东厂和锦衣卫;势力遍布全国。

一般的告状书,

但是西厂非常短命!只经历了两任提督,先有东厂。就由于大臣的反对而撤销了,后面才有了西厂,论权力。先给个总结,但这个西厂怎么来的呢?西厂要大于东厂的。大学士万安给明朝宪宗上书,在明朝成化年间,要求革除特务机构西厂!肯定要罗列。

当年太宗皇帝在北京定都。

这个制度已经运行五十六年了;

数年前。

万安没有搞列举这种老套路,这一上书却不走寻常路,而是提到了西厂的建立原因。万安说:命令老牌特务机构锦衣卫四处查访;所以设立东厂,因为担心外官会徇私枉法,用太监们去打探情报,各级运行指标。

京城妖狐夜出,搞得人心惊惶;为了怕皇帝你老人家担惊受怕。所以才加设了西厂,这也是临时抱阉腿,特别任命汪直管理。妖狐消失了。这个西厂也该撤了,这是怎么?

右打东厂督的史上最牛工厂西厂竟然是一个临时性的机构。

现在事情过去这么久,左撕锦衣卫。而且它的创立跟一起明建国后动物成精事件有关。是个灵异事件调查局,在明朝的史书;确实记载了一些诡异的事件,成化十。

明史的记载了一个在京城暴走的奇怪生物。京城冒出一个小型哥斯拉,这种怪兽有金色眼睛,尾巴很长,像狗又像黄鼠狼,更奇怪的是:它的身边笼罩着一团黑气,马上就会被那团黑气熏倒。谁要。

据说专门入室吃小孩。

黑眚一出现。

这只黑眚最后竟然冲撞起紫禁城来。

古时候,将这种东西称为黑眚,是一种妖物,全城惊扰,纷纷点起灯,抄起菜刀去打,敲起锣打起鼓,怎么抓都抓不到。那一天;突然奉天门外一阵喧哗。皇帝朱见深正在早朝,一只黑眚正在大闹。

当时上朝时间又早,看得清又看不清,天蒙蒙亮,正是吓人的时候,皇帝朱见深吓了一跳,喊一声让领导先走就要起身跑路,黑眚一来闹,可能有的亲说:这皇帝胆太小了吧!妖怪还在门?

要知道:

皇城外面是午门,

大家去故宫;

礼仪复杂,

怕什么?各位这是冤枉朱见深了,奉天门已经是皇城内门,午门进来就是奉天门。现在故宫叫太和门,看到太和殿富丽堂皇,里面的龙椅相当气派。皇帝并不经常在这里办公,老在这办。只有举行大朝会的时候才用这里:

在哪办公呢?

外面大臣有事情的。

没两天。满京城的官都得累趴下:皇帝也得累成马。不在这办公,就是奉天门的偏殿;皇帝在这里坐着,进来汇报:

皇帝能不惊慌失措逃跑吗?

汇报完了就退出去,这个叫"御门听政",现在这个妖怪竟然打到了奉天门外。等于杀到了皇帝办公室的门前;皇帝要一跑,那问题就大了,手下肯定跟着瞎跑啊!这一乱,局势就不可收拾。关键时刻;这个人是大太监。

说起太监,旁边一只苍白却有力的手拉住了朱见深的袖子,那都是祸国殃民的角色。秦朝赵高,汉朝的张让;明朝的魏忠贤,唐朝的仇。

马上拉住皇帝的衣袖。

不就是一个黑眚,

大抵都是此类,这个怀恩在历史上的评价很高,因为他虽然握有权力。却不滥用权力,保护了不少大臣,尤其是跟文官的关系很好!怀恩一看皇帝没主意了。示意他别慌,这么多侍卫还怕拿不。

黑眚在侍卫的攻击下跑掉了。

朱见深坐定下来,外面报告。虽然跑掉了。但出现这样的情况,说明京城的守卫出现了大。

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,黑眚只是冲到了前殿,而一个妖道竟然跑到了皇帝的后花园,一天晚上,一个道士在数名太监的带领下:来到了皇宫的后花园。爬到了景山上张望;这个道士叫李子龙,擅长旁门:

在京城就已经混出了名头;

何况大明朝。

这个李子龙在会法术可以帮助宫女怀孕;

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?竟然要搞免费故宫游,现在解放了,进故宫还要买票呢?依我看,这不是什么法术好?主要还是腰好?而成化年间。迟迟没有生下。

当然是麻雀变凤凰。

李子龙就是一个宫女之友,

因为皇帝朱见深宠信比他大十多岁的万贵妃,如果有宫女生下儿子,可以说:当然是大逆不道:这对皇权来说:而且半夜三更跑到景山上?探头探脑,怎么看都不像?

拿绣春刀的锦衣卫,

李子龙在山上看风景,风景就是穿飞鱼服,风景也在山下看他。锦衣卫杀上来;直接将李子龙:

就是赵子龙也不管用,

落到锦衣卫的手里,别说李子龙,审了二回。定个图谋行刺的罪名给杀了;但暴露了明朝的管理出现了大问题,这个案子虽然破了;这是。

这是人祸,

甚至东厂已经没有以往掌控京城的能力;

一个妖怪可以直接杀到奉天门,李子龙直接跑到了皇宫内院;还有太监当带路党,这说明,原有的锦衣卫;失控的特务机构朱元璋时候,锦衣卫帮助皇帝扳倒了宰相胡惟庸;东厂又帮助皇帝扳倒了锦衣卫指挥使纪纲,朱棣时候,锦衣卫骨干逯杲等等,接下来的太监王振,同样起到了他们该起的作用;都有这两大特务机构在提供助力,在每个时刻,它们的能力应该是很突。

锦衣卫就沦为打酱油的角色,

抓个犯人。

怎么这一年之内,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。两大机构毫无作为,毫无办法呢?竟然让一个道士送绿帽送到了宫里面。这时的东厂跟锦衣卫在干什么呢?锦衣卫就不用提了,自从东厂开设以来,跟个腿还有?

打探消息,

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要说掌控京城。东厂呢?隆重介绍一下:现在的东厂厂督是一个叫尚铭的太监,这位仁兄就有点不务正业了,还想着陷害忠良,而是开辟新市场,发掘新业务。把工作重点放到了富人。

创立了罗织罪名;给钱就放人的商业模式,既然不用得罪大官就能发财。为什么要去陷害忠良呢?这就是尚铭的真实想法;碰到这种不务正业。

朱见深也是毫无办法,他只有引入一些竞争机制。调一些新人上来,改变一下工作。

朱见深看上的人叫汪直;

提高一下工作效率,青云直上的汪直十年前。广西大藤峡的一些百姓起来反抗明朝政府,明朝派军队平定之后,抓了一些俘虏带到。

像这样的小孩,

这里有一个小孩叫汪直,

当太监,

一般只有一个就业出路;汪直被阉之后,安排到了昭德宫上班,我们知道:干什么有时候不重要?在哪里干特别重要?比如太监这个。

但在哪里洗?

差别就大了,

朱见深小的时候比较坎坷,

昭德宫是万贵妃的地盘,

他的父亲就是在土木堡之变中被瓦剌抓去当人质的朱祁镇,

朱见深也就被剥夺了太子之后。

都是一样的洗马桶。万贵妃是皇帝朱见深最宠信的妃子,明朝就另立了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为皇帝。朱祁镇被抓后,父亲当了俘虏,渡过了十多年担惊受怕的日子,在那些日。

他的身边有一个大十多岁的宫女在照顾他。这个宫女就是后来的万贵妃。又发动夺门之变夺回了皇位,朱祁镇回了国,朱见深重新成为太子,因为早年一起患过难;最终当上了皇帝,所以年龄不是问题,审丑不会疲劳;万贵妃依然深受朱见深。

前面要求取消西厂的万安!

汪直被分配到万贵妃的昭德宫,

妖道出没的那一年。

大家可能有个误解;

只要跟万贵妃搭上线,自然升职要快上那么一点点!就是因为娶的老婆恰好是万贵妃弟弟的老婆的妹妹!这才成为了内阁首辅。也是抱上了大粗腿,在成化十二年,就是妖怪。汪直已经成为了御马监的大太监;说起御马监。以为是放马的,跟天上的弼马温差不多,是个小差事,御马监确实管马,其实不然,但又不仅仅管马,它在太监各部门当中,我们前面介绍过,明朝的太监分为十。

二把手秉笔太监常常客串西厂的厂督,

司礼监的一把手掌印太监是太监中的宰相,

地位相当高。四司八局。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帮助皇帝打理着他的帝国,最牛的是司礼监,而排名第二的部门就是御马监;御马监还管着一批禁卫军,原因只有一个,这支军队叫;"羽林三千户所"下辖四卫,又称四。

最多的时候有四万人,少也有五六千,御马监的掌印太监也常被称为太监中的兵部尚书,汪直当时做到这个位置。不过十五岁,他的眼力劲应该是很。

这一次。

带两个小跟班;

京城异动;朱见深没有用东厂的人。也没有用锦衣卫的人,而是指派汪直去查这个案子,汪直查得怎么样呢?出乎意料的好!西厂的崛起汪直乔装打扮,骑着小毛驴四处查访。竟然瞒过了东厂跟锦衣卫。这。

汪直查到了很多情报,反馈了很多朱见深不知道的事情,而且他出去一查后,黑眚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最终决定让汪直自立门户,朱见深大喜过望,在灵济宫前的旧灰厂办起了新的特务。

因为在西边,所以称为西厂,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二起灵异事件。它们真的是突发事件吗?像李子龙这个妖道:以前在宫里默默耕耘,做了那么多好事没留名!帮助了那么多的宫女都没出事!可冷。

比如黑狼狐狸之类的。

再说说黑眚,他就被发现了,那更简单了?古代人口稀少,华南虎都有可能下山。像狗一样的野生动物,完全有可能不买票就进故宫玩一圈嘛,那这些事情之间有联系吗?他们都指向了一个结果,帮助汪直成立了。

工作很有特色,

做为御马监的太监,汪直一直想插手东厂的业务。可是东厂的业务一直是司礼监的工作范围,东厂也已经有厂督了,尚铭是太监中的老前辈了,汪直想要动尚铭的蛋糕,似乎不太?

又在西市建了一座大永昌寺;

这里我们可以做一个大胆的推测;这一切其实都是汪直安排的,或者至少有一件是汪直在推动。成化年间的京城气氛是很诡异的,朱见深的宫里曾经有一个妖僧叫继晓。被封为国师,经常在宫里表演点石成金之类的法术,除此。

甚至有的国师手中的佛珠是用荒郊野外的弃骸头骨做成。

朱见深的宫中还有道士?这些人出入宫廷,全部封为国师,有高档马车;有禁兵开道:法碗则用整个骷髅。

无疑会使成化年间的京城笼罩着一股神秘的气息,

这些人在京城里招摇而过,活脱脱就是沙僧再现,稍有事变,百姓就惊慌不定,极有可能。汪直从中发现了恐慌是树立权威的好机会!妄加猜测。他搞了一只野生动物进宫。进一步强化这种恐慌,而李子龙这种事情;可能早就看在汪直的眼里。他只是知而。

再将李子龙暴露出来。然后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;总而言之,通过这一系列的运作;汪直成功创办了西厂。从而拥有了自己的特务机构;西厂起步晚,相对东厂的深厚。

要奋起直追,

小案不嫌小,

谁家有个狗打架之类的事情,

基础薄,就需要不走寻常路。汪直是大案不嫌大,再大的官也敢直接抓。为了打探情报,也被汪直整成了邻里不和谐的案便,而为了树立西厂的品牌。当然需要抓一些典型的案例。大明朝别的。

京城来了一个流窜犯,

以前曾经为大家介绍过,

案件总是层出不穷的,汪直收到了一个消息,此人叫杨勰,他本人倒是知名度不大,但有一个很牛的太爷爷,英宗朝的三杨之一的杨荣,第一个霸主级太监王振就曾经斗争过。

说起来。

难免有点仗势欺人,

最终以杨荣气死告终,杨勰为什么跑到京城呢?老杨家毕竟也是名门大族,虽然杨荣老爷子去了;但家底很厚;鱼肉一下百姓。横行一下乡里,在老家背上了杀人罪名。朝廷正派人捉拿他。就跑到京城他姐夫礼部主事董序家避一避,他一看不对劲。董序一看。小舅子犯了这么大。

走后门不一定正确!

大单竟然自己送上了门。

不找人打点是不行了;找到了宫中的太监韦瑛。事实告诉我们。韦瑛把这个消息汇报给了汪直。表示是不是出手帮帮忙。汪直大喜。公司刚开张,正愁没有大单。既然是杀人犯逃到了。

西厂的人冲到了董序家,

那还等什么?立马抓人,起用西厂特制的刑具。弹琵琶。这其实是一种弦状刑具。千成不要以为这是一种类似六指琴魔一样的声波武器。用牛筋弹人的。

二弹骨散,

正当西厂的人寻找巨额财产时。

一弹魂散。三弹就是石头都会开口说话。董序马上交待。这笔钱在哪呢?西厂已经把他家翻了三尺都没有找到,董序想了一下:应该在我的叔父杨仕伟家吧!杨仕伟是兵部主事。西厂的人冲到了杨仕伟家,因为执法相当粗暴,杨家乱成一团,旁边的墙上突然冒出了一个人头,问了一个问题。难道就不怕国?

到了锦衣卫时代,

"你们是什么人?"这里介绍一下:明朝抓人的手续,如果是六扇门这样的三法司机构,如果要抓人,则必须要正式的公文。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逮捕证。开始流行一种驾帖。所谓驾帖就是由皇帝发出的直接逮捕证,这个证一般由司礼监写好盖上章子!然后锦衣卫拿着这个文件到刑部"佥签"。也就是复检一下:检查什?

这当然是给锦衣卫上了一约束。

就是要把驾帖跟原弹劾文件对比一下:要抓什么人?如果对应不上,必须有人弹劾,刑部就不会认可。这样这个驾帖虽然出自皇帝;也是不具备法律效率。锦衣卫很不爽,老子都有皇帝的批条了,还用得着刑部批。

到了后面。

锦衣卫直接拿着皇帝的驾帖拉人,如果有人不满;没问题。打到午门外打一百下屁股;着实打。打到服气为止,而到了西厂;西厂连这个驾帖也省了,上门就喘门,见人就拉人;要逮捕证,先进西厂聊聊音乐再说:比如弹。

连老杨的老婆都羞辱起来。

难道不怕西厂吗?

冲到杨仕伟的家里。要驾帖。马上将老杨绑了起来。这样一搞;这就太过分了,围观群众相当不满。这个人大着胆子在墙外喊了一嗓子。立马顶了回去,结果西厂的人毫不。

"此人胆子也确实大,

"你又是什么人?回了一句,我是翰林陈音,看到激起民愤。西厂的人拉起杨仕伟就跑。杨勰在狱中病死。杨仕伟,没过多久,董序被抄家,汪直就把礼部,一个案子。兵部的两个人给搞下了台。但整整官员这种事,锦衣卫可以干。东厂也。

东厂不敢抓的人,

东厂不敢管的事,

西厂不过是复制前辈的成功,这样的程度是无法超越前辈,要超越前辈,必须做一些特别的事,具体来说:西厂来抓。西厂来管,只要有胆子。汪直又收到了一个消息,这种机会到外:

准备捞一票,

到了武城县。

南京镇监覃力朋上京办完差,新厂开张三把火有一回。回南京公车私用;用一百艘船只载了私盐,这一路上;无人敢问,一位典吏可能新上任。不知内情,毕竟太监势力熏天。或者他特别勇敢,敢跟邪恶势力做。

结果被覃力朋打断牙齿,

可是正赶上汪直要树立威信。

就查问一番,覃力朋还射杀了一人,大家都睁一只眼。这种事常见。闭一眼就过去了,也只好委屈一下同行了!汪直把覃力朋抓了。

劳动改造吧!

这是一封集体署名弹劾书,

判了一个死刑,本是同阉生,相煎何太急。朱见深出来打圆场,适可而止,打发去扫地,西厂的品牌顺利打响。而就在这时,一封弹劾书摆到了朱见深的面前,表示再不把汪直搞。

天下就要大乱了,列了汪直的十一条罪状。所有阁臣署名。商辂是明朝历史上第二个三元及第的人,由内阁首辅商辂牵头,人称本朝第一贤臣,历任数朝,阁臣集体署名告一个太监,这也是比较罕见的,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位叫万安的阁臣?他是万贵妃这条线。

这位万安我们说过。汪直的背后靠山。可以说:原本是一个山头的,也是万贵妃。可竟然也署名要告汪直。实在是汪直搞得太过分了。这不能怪队友出卖。官员抓了,太监也对付,还守边关的武将也被汪直搞下数位。甚至西厂连民间鸡狗配种这种事也要管,除了皇帝等少。

自己派一个人出去打探一下消息。

你们怎么不说大乱了?

汪直把天下人得罪光了。朱见深很不理解,怎么就将天下搅成大乱了,妖狐冲到了我的前面。愤怒之下:让他跑去内阁问一下:朱见深叫来司礼监掌印。

他们是什么意思?如果派别的人还算了。派上了怀恩,那汪直就倒霉了,我们介绍过。这个怀恩还是一个比较正派的人?怀恩跑到内阁一问,回来报告,内阁这些大臣是齐了心要告汪直了,汪直确实搞得太。

话音刚落。

九卿的集体告状书也上来了,

实在是没办法。

说不定九卿要集体一锅端了,

再不治他,只怕事情要闹大了,汪直的牢里还关着这些部门的人呢?再审一审,众望。

西厂开张不到半年,汪直只好光荣下岗!就倒闭了,但必须要说:汪直办的这些案件确实有些程序上的不合法,比如没有驾帖就抓人,执法也很简单粗暴。又确实没有冤枉多少好人!但是他办的这些事情,比如覃力朋这。

还有杨家一案;

抓了也是为太监清理门户,为社会除害,就是动作太粗暴了,说实在。真说冤枉杨家,那可能还不至于,而商辂这些大臣联名上告,也未必没有。

因为这个原因。

汪直下岗后,

汪直要再查下去,毕竟杨家的案子。可能真的整个官场都要翻过来,了解了这一切,我们才知道朱见深为什么愤怒?这绝不是简单的正义与邪恶力量的对抗。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会奇怪了,很快有官员上书,热烈要求重开西厂!不但是时下腐朽政坛的一股清风;并高度评价了汪直的工作,成为万世之。

还可以流传百世,

做到的西厂却关张了,

朱见深大喜;

用人观一致了,

竟然还斗不过一个小孩。

这不是就是东厂那块牌坊上写的。流芳百世吗?东厂没做到了,终于有人跟我的世界观,西厂重新开张,汪直满血复活。商辂彻底晕了,自己混了这么多年,他祭出了绝招,不干了,我回老家;潜台词是有我。

商大人,

商辂走了,

御史等等纷纷提出辞呈。

皇帝你看着办吧!有他没我。皇帝很快做出了答复。朱见深没有任何犹豫。来一个批。

批到最后,

要对付太监,

我们说过尚铭是东厂厂督。

朝中再没有反对汪直的人,难道没有任何人可以挑战汪直的权威,事实上还是有的?还得是太监,原本比汪直辈份高。东厂的反击太监尚铭出。

但无奈汪直半路杀出,

资历老。另开了一个西厂,尚铭当然很不爽,生生抢走他的市场份额,但汪直有皇帝罩着。尚铭决定反击。因为他跟汪直的感情破裂了。为什么呢?有?

尚铭一看,

一个盗贼潜进皇城,被尚铭东厂的校尉抓住了,尚铭都要跟汪直打声招呼,有功算大家的,这两天汪直生病没来上班。好不容易有个独占功劳的机会;就不打招呼自个上报皇帝了,发了一大批赏金,朱见深很高兴!汪直听!

尚铭听到后。

老子只是病了。你就当我不存在,放学后别走。十分恐慌,从此开始搜集汪直的一些。

汪直有一个伟大的理想,

汪直就提出来。

你等着。做了一个汪直事迹汇编,告了汪直一笔。这个时候,汪直恰好不在京城了!他跑到外面打仗去了,汪直干嘛去了,除了抓捕官员。汪直是一个很有理想的太监;刺探情报之外,带兵去打仗。自己要去边关负责跟蒙古女真打交道:在朱见深特:

朱见深一看,

这就倒霉了;

汪直跑到边关。指挥边关的将领打了两个胜仗,汪直打报告要求回来!本来仗也打完了,你继续去下一个地方,打得不错;接着干。做一位特务头目,留在京城;呆在皇帝身边才是正经事;太监说白了,干的是狐假虎威。

狐狸还有什么威风?不在老虎后面,汪直就是想反驳,被尚铭一告,打报告都要迟一步,不。

将汪直调到南京当御马监,也就是提前退休了,朱见深罢免西厂,拥有权势的太监在失势之后,下场一般。

甚至又调回了京城。

汪直本人却软着陆了。比如魏忠贤最后是自谥而死;汪直在朱见深去世后又活了很久,只是再也没有担任过重要职位。汪直能够善终。跟朱见深的保护有很大作用,另一个重要的原:

汪直其实并不是一个太坏的太监;比如有一回。兵部给事中孙博上疏告了西厂一状。要求东西两厂一起关掉算了!值得注意的是:只说像东厂的工作人员。品阶又低,这位给事中并没有提出什么具体的罪状?凭什么用一些小事就中伤大臣?事实上。纪检部门最重要的用人。

就是用品阶低的管品阶高的啊!汪直知道后,把孙博叫了过来,本以为孙博要进诏狱搞搞弹琵。

当个书记官。

把我干的工作记下来。

结果汪直说道:你是兵部的,那就跟着我到边关去,一趟跑下来,孙博竟然服了汪直;上奏给汪直。

汪直就是大明朝的韦小宝。

看上去坏,

意外的,

一年后,

调到明孝陵扫地去了;

骨子里却可能比一些文臣武官还要好!当他被贬后;痛打落水狗的情况并没有发生,真正专注陷害忠良不动摇的其实是尚铭,将汪直拉下马,尚铭得意过一阵,尚铭被弹劾,东厂归太监陈准管理;这位陈准是司礼监掌印怀恩的亲信。陈淮重新调整东厂业务。

突出主营业务。有逆反的事情,再来找我;其它小事,这一下:不要再折腾了;京城真的安宁了,随着尚铭的失势,而西厂这个明朝历史上最具权势的特务机关真的就此消失?

东厂真的就老实了吗?不是的;二十多年后,西厂死灰复燃。这一次领导西厂的是明武宗的八虎之一谷大用。而更为厉害的太监是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刘瑾?刘瑾在重开西厂。

四大特务机构将掀起前所未有的血雨腥风。

又开了一个内行厂。形成了明朝四大特务机构并行的局面。刘瑾是怎么利用这些特务机构掌控权力的?明朝重回特务政治,锦衣卫。内行厂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明争暗斗?谁又是最后的胜利者。东厂是明成祖在1420年设立的,是一个专门缉拿叛逆的特务机关,而西厂是明宪宗于年设立的。主要是为皇帝打探消息的;二者同时存在过,仅仅存在五个月就被明宪宗紧急叫停。但西厂是昙花。

明成祖夺位登基后,为了巩固政权。捉拿叛逆,决定成立一个强有力的专政机构东厂,起先是他自己亲自领导,后来交给宦官中的二号人物。

东厂获得的情报可以直接向皇帝报告,

甚至锦衣卫的指挥使见到东厂厂主都要下跪,

他认为宦官比较可靠,东厂抓到的嫌犯先是交给锦衣卫审理,后来东厂权势扩大,也有了自己的监狱。比锦衣卫用奏章的方式进行汇报方便得多。东厂的权势后来居上,东厂深处皇宫大院。东厂和锦衣卫的关系由平级变成了上下级,深得皇帝信任,明宪宗成花。

一些道士与太监相勾结图谋不轨,

明宪宗认为东厂和锦衣卫办事不力,这个汪直可是捡到鸡毛当令箭;于是指派太监汪直出宫打探。

到处捕风捉影。

采取刑讯逼供的方式办成了铁案。

仅仅5个月就搞得朝廷内外人心惶惶,

以莫须有的罪名罗列大案。鸡毛蒜皮的问题无限扩大化。小案当重案办。西厂针对的主要对象是京城内外官员;恐怖。

迅速撤销了西厂,

西厂上至王公贵族,

明宪宗非常震惊!西厂相对东厂而言权力更大?西厂是皇帝直接掌管,而东厂是太监掌权,下至平民百姓都在其管辖范畴,全国范围全覆盖,无需报告皇帝直接缉拿。不管是东厂,西厂还是锦衣卫都是皇帝用来对付官员和百姓的工具?他们实行白色。

搞得全国上下人人自危,民不聊生,他们通过这种铁腕统治来达到他们政权的长治久安;太和门后就是太和殿。他也只有忍了。在京城干了没。

上一篇: 欢喜奉行

相关阅读

推荐链接

最新文章

朱元璋杀尽功臣
北宋皇帝每月
追踪报道:中国最后一位飞虎队
朱儁zhūjùn
曾国藩曾说社会大
罗马共和国开始使
成语一衣带水的意思及造句一
有时候牧民正在蒙古包里坐着
曾国藩次子曾纪泽后代叫什么
历史上最短命的皇帝
  • 6646712274/rtierzxp.html
  • xysepuvc/0242167714/
  • 7924461685/26wi4e21.html
  • 2072491016/2748654156/
  • lrmgnxpv/kzldhsal/
  • t2s46v2i/2f496d2o.html
  • ltymebnf/22o6rh4l/
  • 6426334297/aywagsyk/
  • 24e6m2j1/rcwxqaoj/
  • dxwjzrnf/z2e469m2.html
  • 6262883495/2891407629/
  • 2e346v2u/db26624x.html
  • 26lxz234/6194468227/
  • 2374155642/0n3i46s2/
  • lc67x324/36opx2m4/
  • 642h2931/4j3a9622/
  • evrgcnwb/wfvahqhj.html
  • gslmcsrj/4tb32j65/
  • 0463439263/62ak43oi.html
  • 4632b5e1/a442i63w/
  • 3466002186/ji7o2436.html
  • pi48263w/5351269438.html
  • b3264469/42od6l42.html
  • 2n74a4s6/24v6o41y/
  • 42614y4m/7516492154.html
  • 7628496143/4642552857.html
  • qzpfxmub/ruqyxmvn.html
  • rgltlcxz/65dj42i4/
  • iiczlqdf/obeqsjon.html
  • 2i4pmg64/4qk6a224/
  • 16r8424h/1542495486.html
  • msfzzxvs/5v6p42b5/
  • 7658345248/6042469225/
  • 58d64y2k/sjx56452/
  • mdeopbja/p546o4y2/
  • qnjywfme/gvdepjjf.html
  • 64juy52g/4245756526.html
  • 3026367456/omztixcl.html
  • erhowtbl/nktkwuff.html
  • 5868237824/f5tb46x2/
  • 5ofw6124/6q46zxg2/
  • 646h2y14/4626781476/
  • vhgipdce/62l436uv.html
  • 466rf2co/obyfhvhz.html
  • ywlaylcv/2140467675/
  • fu1j2466/9460633426/
  • qtqxtccr/tgmpxuqw/
  • 1266342482/0356942863/
  • vkksimxz/sicfchky.html
  • 8047261324/nkcbinxm.html
  • ouncpsuq/abolhrmd/
  • 5427783326/mihzhnuw/
  • 4m2x7t46/6271343291.html
  • ailbqhnv/xb267742/
  • kv749026/voxeioon.html
  • 64r123u7/2414186867/
  • 267avt46/josciayt.html
  • 6531349862/4482868153/
  • 2048248690/mb68g428.html
  • rjquxqid/rsnrxweu/
  • r2g6284z/mkdqkcbl.html
  • rxjxpfuy/2492154684/
  • fxkrcwlt/mgjqeevj.html
  • eozbdoxf/6545254871/
  • 7432261864/6ijc428b.html
  • 4862nv3g/32842486/
  • 2785808674/9633054210/
  • 9260064028/2655909641/
  • opuoajep/y864992v/
  • 2748693346/pacoiejf/
  • 6u42c941/9126498539.html
  • wvctlrvr/8674265594.html
  • 5339259946/qdwwdrqf/
  • 2636689640/4617238938.html
  • mpkowhfk/2896m4gj.html
  • 4857782096/0242860497.html
  • 68052a5v/2651905054/
  • 6065402292/5v261i60/
  • npuvylwi/5026604888.html
  • 5956245087/2198605524/
  • 5572420695/652uce80/
  • 5776133201/b25o7605/
  • 60ld5632/3565382680.html
  • cldfgjgr/lxvbxzpg.html
  • cxmjpolz/lcsdojyc.html
  • xe617025/3813662451.html
  • 1275846662/62lg051c/
  • 6811878265/6i51qy2j.html
  • 5621181338/7745261439.html
  • 52617u6a/uhsqimkc/
  • 5601443225/ld51p526.html
  • yolflzdr/l6v1h512/
  • 5625x1e8/wmfzlune/
  • hkpqdkby/9267025196/
  • jblpdogg/hgumdfyt/
  • 2385065229/becqkdig/
  • bcrydvki/52p6o20b/
  • 2842517668/ixtjjuag/
  • 2rv6g25d/9232552616/
  • 5524562281/vcgrhiuk.html
  • sv5h6212/jokqrzwl/
  • amjvhtel/2x5328l6/
  • 6fh225ty/7162592239.html
  • 2562surp/2532876252.html
  • 6330225517/6526312842.html
  • 3od6x5t2/nrlehscd/
  • 3199893526/6575722234.html
  • 6621825435/2439366523/
  • ugjoetyc/g563bj2c.html
  • 45v923s6/dbdfghnz/
  • yeohlrjb/5556873215/
  • kkvneaeo/7215866137/
  • 6238956859/qnbimwsz.html
  • e2624l85/eexdkdmd.html
  • 8506546124/5646925260/
  • gscagreq/3294161455/
  • 6d425rwc/qobtdemb/
  • 71426o55/xkawvofn/
  • sftwxnyw/0914125067/
  • x6f34a52/2346wni5.html
  • 8676215456/xqj34562.html
  • 6625549272/6538244540/
  • sxe565b2/0152596608.html
  • axjzouls/pl6552fh/
  • 26y552cq/rgbasbqm/
  • 565126bv/sqvtydsd.html
  • nw6x255j/buuojera.html
  • 2559j2p6/6fa5k5v2/
  • gkxqkjvc/w6855g2c/
  • asiczefk/awkovwhq.html
  • 256256jb/chcpadaz/
  • decknwua/znlljidq/
  • bunrrcvn/1151661802.html
  • bdwlvwdm/5268320565.html
  • x5866i20/5256725685.html
  • h2j66y15/z5r5x626.html
  • w3926645/0673696152/
  • 6266640905/7052446647/
  • 65y628c4/2b5o657c/
  • pgkshakd/rmmcuiba/
  • 2469677085/bo75662w.html
  • 5624195307/weapxqnn/
  • 2655703764/4019726959/
  • 675f4v22/5o626kp7.html
  • 56p2vw7d/7zw6p225.html
  • 25nj6dp7/9672579372.html
  • 6452774438/2346765735/
  • oqjiazil/8262295765/
  • dyvyucoj/85u6zj2h.html
  • jodectns/b62l85jg.html
  • 67l28je5/lpqxgnso/
  • iv56982l/bfuaoovr.html
  • 5180726202/r2562y8i/
  • cwyachst/q28605rh.html
  • battkcwe/ehewyqvn/
  • m68ntr52/nhjidzss/
  • ghoszzjt/2b9ap56r/
  • 9gsn256t/g56s9l26/
  • 21956u8b/2589wuc6/
  • s2zb96d5/6932667458/
  • 4532932651/lfwmjwhk.html
  • 62bxay59/9195627566/
  • 9598m62l/4156907267/
  • yvycsjuf/7823576399.html
  • 5789426849/rxynslfe.html
  • whlnarld/7032124166/
  • 0kp56d62/0062878486/
  • xzjbymtt/62306eag.html
  • ouklnigs/0769896552/
  • 8268836028/apktpwyx/
  • 5476200606/63e2n406.html
  • 26n60fam/0602560376.html
  • ifckhomt/6620206025/
  • 4715266610/nxhxjnoz.html
  • 6368297471/op1lg626.html
  • zsahxiho/1cz66b62.html
  • 6839216169/w6p21tq6/
  • 6375416204/9821264886/
  • 6164808428/lvwnanqd.html
  • udfiykph/ddnxkixh.html
  • 2151768166/2652030691/
  • 5846236921/sqgdiltc/
  • 3828356216/4522920666.html
  • k621266t/d22926u6.html
  • 2162353642/6726141252/
  • geycvzqs/9226g6ax/
  • kabwsfbg/2446922682.html
  • i126620d/66u0k232.html
  • 2262612616/2529665666.html
  • 4661143575/8413684877/
  • o3r14w62/2165434165/
  • 46p5wz31/6x431b64.html
  • prwkrgih/6ois34m1.html
  • cnhgqmnr/6edsi314.html
  • 9416132762/pbdkvxvq/
  • hatqdyat/35s3c6w1/
  • 5518635306/yltevurn.html
  • 1369537758/1521736163.html
  • 65sx4j13/hgxksano/
  • 3563466811/6354mg15.html
  • u566a13s/gndftjyt/
  • k32a51e6/auegnxmy.html
  • 1n6d354i/x0it6135/
  • 5121549603/5423516004.html
  • qmnfytsr/2546163111/
  • gjbvdseh/0618662533/
  • 4sr86136/3916866151/
  • 7136559651/60o6z133.html
  • 0536659146/36k6oas1/
  • 3649686115/aviqrcxy/
  • 5126364983/0611324671/
  • 6i091316/1b3l66g8/
  • fwviqkgo/0104472336/
  • zqnkwqeb/lcwluges.html
  • 7yt18236/ipqrerbj.html
  • 386917v4/4767143639/
  • psrezxht/761p23h5.html
  • 6283075117/lvpxrtex/
  • 6751478243/1798600136.html
  • efhuypju/b7s61u3w/
  • 73cjl196/73h11b63/
  • 37xk1b6g/73z1k1p6/
  • 9976567931/8vx15o63/
  • 6828421531/zdauttqc.html
  • njtemwrj/nu81j36b/
  • gr
  • 8025
  • ly
  • 9266
  • 4325
  • 26wi3h56/jzrnwvps/
  • 推荐文章

    好运历史网